一个个神秘养眼的小故事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10日

       到了喂稻谷的季节, 诺莫心里想的是, 每天能在大坝里抓到多少条泥鳅。 兔肉和鹿肉是火辽泥鳅无法比拟的。 每天踩着夕阳, 迎着凉爽的山风, 背着一串串着马兰草的泥鳅回家, 是诺莫最幸福的事。 向爸爸要火, 向妈妈要盐, 听着火坑里的木头噼啪作响, 听着泥鳅在炭火上咝咝作响的声音, 糯糯的心欣喜若狂。 那是他开始做梦的时候。 他梦见一只乌鸦站在树枝上, 不停地哀号。 这个梦持续了三天。 第三天, 乌鸦从树上掉下来死了。 他告诉奶奶, 奶奶说, 这可不是好兆头! 他告诉阿爸, 阿爸说他们都到了猎鹿的年纪, 还在做着无用的梦。 每天我都忙于处理猪草、秸秆和烤泥鳅。 我以为这就结束了。 但几天后, 诺莫又做了同样的梦。 那也是一只在树枝上嚎叫的乌鸦。 第三天, 梦坠落而死。 诺想了想, 告诉爸爸妈妈也没用, 所以她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就这样, 一遍又一遍, 一遍又一遍地做着同样的梦。 到了第九次, 他的心开始恍惚, 他开始厌倦这个梦, 这个梦仿佛在拉扯他的心, 想把他分成两个不同的人。 慌乱中, 他又告诉了妈妈。 奶奶担心, 奶奶害怕, 奶奶说, 带你去看看。 抓到一只大红公鸡, 让诺莫抱着。 从屋脊上撕下三串肉干, 从罐子里取出三块粿, 妈妈装在篮子里。 母女俩越过二子川, 翻了三子良, 来到了一个叫玉仓的大寨子, 找到了吴邪的家。 吴邪老了, 吴邪瞎了。 吴邪摸了摸公鸡的头, 鸡巴咯咯的叫了起来, 吴邪脸上的皱纹扭成了笑意; 吴邪闻了闻肉干, 很香, 吴邪拍了拍干燥的手, 舒展了声音。 听到他是来问什么的, 吴邪浑身一颤, 翻了个身, 眼睛一转, 没有了呼吸。 等她喘口气坐起身来, 就变成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你想问什么?” 诺默继续做着树枝上的乌鸦叫, 告诉了她。 男子声音沉吟, 缓缓道:“山南山, 山南秀, 一枪一弓大步前行, 过了黑森林, 便是青丘。青丘有神, 风鸾却不敢栖身。” 半晌, 他才缓缓道:“这是大凶之兆, 难过, 不愿走。” 从乌昊回来后, 诺莫的梦想并没有消失。 连续做同一个梦让他开始颠倒梦境, 即使是在白天。 忍无可忍, 他决定去找那座青山, 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天早上, 他披上豹皮围裙, 拿起桑矛, 将弓背在身上, 将箭袋系在腰间。 奶奶哭着不让我走, 爸爸坐在门口, 一言不发地割箭。 奶奶见她打不过诺, 赶紧准备麻布包给诺送饭。 爸爸停下手上的工作, 看着仰望天空, 叹了口气。 奶奶把糯糯送出寨子, 拉着糯糯的手说:“孩子们, 早点回去吧, 别让奶奶瞎哭。” “别担心, 奶奶。” 说完, 诺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奶奶叹了口气回家, 直到再也看不到儿子的眼泪。 往南走, 翻过一座山, 翻过一座山, 涉过两条河, 又翻过一座山。 诺莫看到了一片漆黑茂盛的森林, 这就是男人所说的黑森林, 诺莫想。 不知道诺默在这片漆黑的森林里走过了多少天。 树林里一片漆黑, 有石刀打不完的藤蔓, 有追不走的蛇, 还有突然从后面飞来的豹猫。 诺默知道自己快到青丘山了, 因为他已经不再做那只黑鸦的梦了。 如果他没有这个梦想, 他的精力会好很多。 青丘山, 顾名思义, 不高也不陡。 山上覆盖着丛林和灌木。 远远望去, 山顶有一棵大树, 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没有办法上山。 诺莫在山南的溪流旁发现了一个小山洞, 刚好够他住。 他在洞里生了一堆火, 在洞口生了一堆火, 去驱散瘴气和虫子, 然后去河边磨磨他那磨破了已久的石刀。 东西南北四个方向, 诺莫斩四路, 到了山上, 遇到了悬崖, 上不去。 东南、西北、东北、西南四个方向, 诺莫又砍了四条路, 但还是遇到了悬崖, 还是上不去。 石刀被磨成了碎屑, 诺莫精疲力尽。 别管它,

睡吧! 不知道是凌晨还是中午, 发呆的诺莫被两人争吵的声音吵醒。 “我第一次看到!” “我先啄的!” “我第一次看到!” “我先啄的!”……诺莫从洞里出来, 却没有四处张望。 人。 声音从上面传来, 他抬头顺着声音望去, 只见有两只鸟栖息在树枝上。 那两只鸟比杜鹃还大, 身上长满了雄雉一样鲜艳的羽毛,

却没有雄雉那样的长尾巴。 短蓝色肉冠下, 有一张个人脸, 短眉圆眼, 肉鼻下是一只尖尖的小喙。 “走开, 你们这两只讨厌的鸟!” 诺莫冲着两只鸟喊道。 “咦, 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人吗?” 一只鸟说。 “没有人, 从来没有人来过这里, ”另一只鸟说。 “是个男人!” 一只鸟说。 “不是男人!” 另一只鸟说。 “是人啊!只有人的臀部怕冷, 天热的时候身上都裹着兽皮。”一只小鸟说。 “不是男人!” 另一只鸟说。 “是个男人!” 一只鸟说。 诺莫转身走进山洞, 取出弓箭, 挥动弓箭, 对两只鸟说道:“你们再不飞走, 我就把你们射下来烤吃!” 两只小鸟急忙扇动翅膀, 飞走了。 第二天早上, 诺莫醒来的时候, 并没有听到鸟儿的争吵声。 他心里有些遗憾, 昨天他不应该把那两只鸟赶走, 说不定它们会知道怎么上山顶。 吃事情, 诺莫来到小溪边, 躺下, 把自己泡在小溪里。 我心想, 我来了就不会做那个奇怪的梦了, 是不是该回去了? 当你回到家时, 你会停止做这个奇怪的梦吗? 如果我回家后又做那个梦怎么办? 不, 我不能回去, 我必须弄清楚事情。 想到这里, 诺就坐了起来。 太阳高悬在东部山麓上空, 透过小溪上的树叶斑驳。 诺莫听着溪水流淌的声音, 看着溪水。 突然, 他的心怦怦直跳, 我为什么不顺着溪流上山! 想到这里, 诺莫起身往小溪上游走。 走到半山腰后, 诺莫失望的来到了一个黑色的水潭。 池子不大, 大概有四五步宽, 池中泉水潺潺。 诺莫喝了一口泉水,

转身下山。 就在这时, 我听到声音从我的脑海中传来。 “这人真坏, 他躺在小溪里弄脏了, 我们飞上去喝水, 他也跟着。” “他不是男人!” “他是个男人!” “他不是男人, 他有一个不怕冷的屁股!” “行了, 你别吵了, 我想问一下, 你怎么能到这座山顶?” 诺莫抬起头看着他们说道。 “他在跟你说话, ”一只鸟说。 “他在跟你说话!” 另一只鸟说。 “他在和你说话。!” 一只鸟说。 “他在和你说话。!” 另一只鸟说。 “两只笨鸟!” 诺莫见那两只鸟不理自己, 怒道。 “你是只笨鸟!” 两只鸟齐声说道。 诺莫心想, 这是和他们吵架, 他们只跟我说话。 “你连上山的路都不知道!” “我们知道!” 一只鸟说。 “我们当然知道!山古路子要把他带到山顶。”另一只鸟厉声说道。 咕噜山? 什么是山咕噜? 诺亚心想。 “你连山谷露子在哪里都不知道!” 诺莫冲着两只鸟喊道。 “我们知道!” 一只鸟说。 “我们当然知道!咕噜山住在南部的飞翼沼泽, ”另一只鸟厉声说。 “山谷路子根本不会背我上山!” 诺莫喊道。 “山师带你上山!” 一只鸟说。 “山咕噜当然会带你上山!但你必须先打败它!” 另一只鸟啪的一声。 “我根本打不过单谷鲁子!” 诺莫喊道。 “你可以打败山咕噜!” 一只鸟说。 “古鲁子山最怕虎之子画!” 另一只鸟连忙说道。 “扔掉鹿皮围裙!” 一只鸟说。 “戴上胡须花!” 另一只鸟说。 “皮山萩手持电枪, 狂风吹杀野人。” 两只鸟一边唱着, 一边扇动着翅膀飞走了。
        也就是永泽被周围几座山的溪流淹没了。 泽中间有一个凸起的土坡, 土坡的东边长着一棵遮天蔽日的白树, 不远处的土坡上有一个半人高的洞。 那个树。 此刻, 诺莫头上、手臂、腰部和大腿上都戴着一朵胡须花, 肩上扛着桑矛站在洞里。嘴之前。 绕着土丘走了一圈, 诺魔古摸了摸山, 就住在了这个山洞里。 他在跳跃、尖叫、扭动、发出呼噜声。 片刻之后, 一个山咕噜真的从洞里出来了。 白毛比羊大, 比牛小。 它的身体就像一只狐狸, 但它的脸像猕猴一样, 长着两颗长长的獠牙, 九条尾巴蓬松地藏在身后。 诺莫看着单谷露子没有眨眼, 单谷露子也看着诺诺没有眨眼。 突然, 单谷鲁子转身, 一个踉跄, 窜入身后山坡上的灌木丛中。 诺莫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虎之花, 心想, 这玩意儿还真是怕虎之花。 如果它跑掉了, 我怎么能抓住它? 正想着, 单谷露子就溜了回来。 诺莫看着单谷露子没有眨眼, 单谷露子也没有眨眼看着诺莫。 诺莫笑了起来, 只见单谷露子的头、臂、腰、腿, 也都系着胡枝子花。 这山咕噜不怕虎之子花, 那两只鸟是骗子鸟? 正想着单谷鲁子又滑倒了, 又钻进了洞里。 单谷鲁子出来的时候, 手里拿着一把黑色长枪。 单谷露子也将黑色长枪扛在肩上。 诺莫看着单谷露子没有眨眼, 单谷露子也没有眨眼看着诺莫。 诺莫以为这是在等我开战, 好吗! 诺莫举起桑枪, 大吼一声, 朝着单谷露子冲了过去。 单谷鲁子也拿出了长矛。 如果你刺, 我会站起来; 如果你砍, 我会站着; 你扫, 我躲; 如果你选择, 我会抬头。 一时间, 狂风吹散了山峦湖泊, 乌云翻滚在草地上。 这家伙陷入了困境。 玩累了, 诺莫跳出了圈子。 看到诺莫跳开, 单咕噜没有追上去, 而是顶着长枪回到了自己的洞里。 诺莫看着自己身上八九处流血的伤口, 心想, 这山咕噜要杀我, 早就杀了我。 但它总是停止, 当矛尖到达自己时, 它总是及时缩回。 为什么这个山古鲁子不直接杀了我? 是因为我和胡须花纠缠不清吗? 无法理解的诺默默默来到白树前, 靠着粗壮的树干坐下。 想着怎么打败这个山咕噜, 想了想, 想不出办法。 他抬起头叹了口气, 一抬头, 就看到了白七树上的青色果实, 他连忙爬上树, 摘了几颗。 这颗绿色的果子在嘴里又酸又涩, 但诺莫吃完之后, 却感觉身上一股股能量涌了上来。 再战! 诺莫拿起长枪, 再次冲向单古鲁子。 从那以后, 诺莫的身上每天都布满了旧伤和新伤。 身体残缺, 皮开肉破, 伤痕累累, 身上布满淤青, 这些成语都出自古鲁子山之战。 每天与山古鲁子战斗后, 诺莫不得不走遍大山、沼泽寻找药草。 一天天, 白叶树上的果实越来越甜, 诺莫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少。
        山古路子的三虚一实、斜刺身、左右摆动等等动作, 他都一清二楚。 诺莫似乎看到了战胜单谷鲁子的希望。
        他试图利用单谷鲁子的招式, 与单谷鲁子对战。 在白树上果实越来越少。 一天, 诺莫在树上找果子的时候, 惊讶地发现两只小鸟无声无息地躲在灌木丛中。 诺莫没有惊动他们, 他知道他们是两个有翅膀的家伙, 如果他们不理你, 你就无法联系到他们。 用商陆路子的招式, 一开始效果很好, 但是当神路路子一愣的时候, 他才不在乎, 神路路子什么时候想通了。 诺默开始自己想一些新的花样。 他一共想出了九枪、六枪、七星枪……等八十八六十四招, 但还是打不过山古鲁子。 白柯树上剩下的几颗果实又红又甜。 虎枝子的花期也过了, 已经很难找了。 诺决定不打了。 不要吵架, 好好睡一觉。 结果, 第二天我就被两只鸟争吵的声音吵醒了。 “你吃了三个!” “我只吃了两个, 你吃了三个!” “你吃了三个!” 揉了三下眼睛, 他才敢睁开。 他走到溪边洗了脸, 喝了一口凉凉的溪水。 “咦, 还是同一个人吗?” 一只鸟说。 “是同一个人, 没有其他人来过这里, ”另一只鸟说。 “不是那个人, 你看这个人, 啧啧啧!惨不忍睹。”一只鸟说道。 “是那个人!” 另一只鸟说。 “不是那个人!” 另一只鸟说。 “两只笨鸟!你们在争论什么!” 诺莫故意让两只鸟吵架。 “你是只笨鸟!你打不过山咕噜!” 一只鸟说。 “就是这样!它全身都是伤痕累累的, ”另一只鸟说。 “你根本不知道这山头上有什么树!” “我们当然知道, 这座山就是黑角之哲。”一只鸟说道。 “天降神木, 极坚韧, 武固执, 飞则枝落, 武不敢飞, 号角呼之, 故谓之 乌昊之哲, 取其材作弓, 天命之名, 名为黑角之弓。” 另一只鸟急忙说道。 诺默终于明白了自己梦中的情况。 “我根本上不了这座山顶!” ” 诺莫说道。 “你可以上去! 一只鸟说。 “你可以上去!山古鲁子带你上去。” 另一只鸟连忙说道。 “我打不过山古鲁子!” 诺莫喊道。 “你可以打败山咕噜!” 一只鸟说。 “你一定能打得过单咕噜, 因为单咕噜怕拉他的尾巴!” 另一只鸟说。 “我不相信你了, 你们这两只骗子!” 诺莫说。 “我们不是骗子, 我们没有骗你!” 一只鸟说。 “穿上虎之子画, 就是让商陆路子以为你在和他玩, 而神路路子不会杀你。” 另一只鸟连忙说道。 “我没有先告诉你, 单谷鲁子怕拉他的尾巴, 因为你刚来的时候不够灵活, 体质也不够强, 光秃秃的怎么能抓住单谷鲁子的中尾呢? 手?” 一只鸟说。 “过去的痛苦让你要灵活和适合! 另一只鸟说。 “身上的伤痕让你变得强大!” 一只鸟说。 “去吧, 趁甲虫还在开花!” 去吧, 趁着白树上的果子还那么甜! “两只鸟一起说。” 斗魂兽对抗邪兽, 跃过苍丘获得黑角。 两只鸟一起唱歌。 第二天一早, 诺莫就来到了山古鲁子的洞口。 看到诺莫来了, 他就往森林里穿上衣服。 他接过呼之子画, 然后站在洞口顶着长枪。 糯糯看着单谷露子, 山谷露子看着糯糯。 商古鲁子见诺莫手中没有长矛, 便将手中的长矛扔了出去。 一人一怪物惨叫着拍着胸口一起冲了上去, 电光火石开始交手。 大山震动, 风雷轰鸣。 一人一妖打了三百回合, 诺莫跳出了圈子。 紫走到洞口坐下。 单谷露子的爪子太锋利了, 诺莫的身上都被划破了许多鲜血。 与单谷鲁子战斗时, 他的心思都放在了战斗上。 当他停下来时, 它是暴力的。 疼痛让他抽搐着, 根本动弹不得。 站了一会儿, 他才缓缓走到白七树脚下坐下。 不能跟在山古鲁子的身后, 就抓不住它的尾巴。 那东西似乎把它的尾巴保护得很严密。 两只鸟应该是对的, 但它们怎么能走到它后面去抓住中间的尾巴呢? 想了很久, 我的头好痛。 我没有想到任何解决办法。 没再多想, 诺莫站起身来, 继续战斗。 解决方案出来了。 连续三天的战斗, 诺莫没有找到任何办法。 第四天, 诺莫醒了, 忍不住了。 , 在草垛上躺了一会儿, 却没有听到外面有鸟儿在吵闹。 离开山洞后, 他来到小溪边躺下, 让小溪洗去他的伤口。 然后他起身顺流而上, 直到来到小黑池边, 我蹲下来, 喝了一口池子里的水, 还是没有鸟儿说话。 我回到山洞里, 拿出我唯一舍不得吃的肉干。 空荡荡的, 只有一片巨大的白雾。 战斗持续到第五天。 第五天中午的时候, 诺莫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 高高跃起, 骑在单谷露子的肩膀上, 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单谷露子的头。 单谷露子抱着头, 什么也看不见。 什么都看不到的单谷鲁子慌了神。 中途, 他迅速将糯糯翻了回来。 诺莫倒下的时候, 迅速抓住了单谷露子的一条尾巴。 单骨鹿子用力甩尾, “嗖”的一声, 诺莫飞了起来。 毁了! 拉错了尾巴, 诺莫想。 ‘呸’掉了四十步、五十步, 然后就听到诺莫‘哎哟’的一声, 一动不动。 诺莫悠闲地醒来时, 天已经黑了。 一阵巨大的疼痛, 诺莫感觉整个人都被翻了个底朝天。 他缓缓起身, 向着星光下自己居住的洞口走去。 今天几点了? 啊, 怎么没有月光。 第六天, 我睡在山洞里一天。 第七天, 身体依旧不舒服, 但诺莫还是坚持要和单谷露子战斗。 因为现在有办法, 就算再摔几下, 我也终究会抓住它的中尾巴一次。 然而诺莫错了, 山咕噜绝对不会再给诺莫骑上脖子抱头的机会。 从那以后, 单谷鲁子就什么都没有防备, 只防备诺莫, 骑在他的脖子上, 抱着他的头。 到了第九天中午, 诺莫累了。 诺莫跳出圈子, 来到白七树下坐下。 我什么都想不出来, 也不想去想。 他闭上眼睛, 将头靠在白树上。 刚把头靠在白树上,

他的心就亮了。 他猛地站起身来, 朝着单古鲁子走去, 继续战斗! 打斗的时候, 诺莫带着单谷露子来到了百叶树, 来到了百叶树的时候, 他又带着单谷露子在百叶树周围打了起来。 打架, 他躲到了树后, 等单谷露子急忙过来寻找, 诺莫会遇到单谷露子, 再和它一战。 这样连续做了三次, 到了第四次, 诺莫就不打了。 诺莫在单谷露子身后绕了一圈, 就看到单谷露子身后站着九条蓬松的大尾巴。 美是当你看到一些非常兴奋的东西时的感觉。 诺莫连忙上前, 一把抓住了中间最长的一条尾巴。 单谷露子低吼一声, 倒了下去。 “快!抓住你的尾巴, 骑上咕噜山!” 树上的两只鸟说。 诺莫骑在单谷露子身上, 单谷露子仰天长啸, 背着诺莫跑了。 “那个人,

鸟的好鸟!” 一只鸟说。 “……” 又一只鸟。 安安睡得很香。 早上, 诺莫起身在溪流中洗了个澡, 套上豹皮围裙, 将包裹挂在枪柄上, 顶住青丘山的枪和黑角木, 走出了山洞。 . 我想离开, 但又觉得无事可做。 “啊!朋友, 分手时不要说再见。说再见, 再见就会变得很遥远。啊!朋友, 当你们分手的时候, 把你的想法放在心里, 把你的想法放在一起, 你可以 每天都在梦里相见。再见。” 诺默一抬头, 就见有两只鸟并排站在树枝上唱歌。 “哈哈, 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诺莫说。 “别问我们叫什么名字, 我们叫关关。”一只鸟说道。 “我叫关关, 你不可能是关关!” 另一只鸟说。 “我叫关关,

你不能叫关关!”……“关关鸟, 有意思。” 诺莫对两只小鸟挥了挥手, 笑着踏上了回家的路。

Copyright © 2007-2021 苏州物流有限公司 suzhouwuliuyouxiangongsi (ihc-hairlo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